精神世界:白棂

因为我既是白棂,也是凪川骸;既是克里塔瓦斯四世,也是黑原家最小的弟弟——当然,我还是更喜欢后者这个身份。

中央

我从不掩饰,这是以“我”为中心的世界。
黑暗的沼泽中堆满了白骨,在无数头骨堆砌的小山上是一个王座。
我是这里的王,支配着一切的王,踏着他人的尸骨的王。
黑雨从天而降,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如此污浊。
你想靠近吗?
想的话,就深陷在沼泽里痛苦地死去吧。

周围

漆黑又恐怖的沼泽,它会吞噬人——没错,就连淤泥也都是疯狂的亡魂。
没有人能自由地出入这片沼泽,包括我。
踏进这片沼泽,就意味着要接受深渊的拷问。
因此我将自己囚禁在了王座上,也毫无离开的想法。

外部

我看到了曙光。
那里和漆黑的“这里”不一样,那是被光照耀的地方。
那里站着一个人,他仿佛就是那么耀眼,但又仿佛黯淡到即将消失。
我想去触碰那个身影。
我突然有了想要离开这片阴影的想法,我离开了王座,顺着白骨堆滑了下去。
果不其然,沼泽并不会放过我。
那是我的恶劣,我的无情,我的残忍,它们也在吞噬着我。
我不会简简单单地被支配的。
我挣脱开来,朝着亮光跑去。
那里等待着的,是那个人。
月见遥,月海初七,我的兄长。
我一切的理性,都赌在了他身上。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