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第二天的忙碌

  嘈杂的声音将金发的少年从梦境唤醒,他皱了皱眉头,伸手将旁边的闹钟关掉。

  今天是星期六,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玻璃照射在地板上,耀眼至极。被闹铃吵醒的暮鬼缓慢地睁开了眼睛,似乎还有些恍惚地翻过身——旁边没有人。“已经起床了啊……现在几点……?”他又翻身回来从床头柜拿起手机拔掉了数据线,一看:早上9点。

  明明是周末也真够勤快的……少年迷糊地起身拿起裤子,内心感叹道。

  “咚咚咚……”

  刚刚系好皮带的暮鬼抬起头,打开卧室的房门朝外面喊,“谁啊?”问完一边顶着还没梳好的凌乱的长发走过去开门。转下门把手打开后看到的是端着一块蛋糕站在门口的,看起来是比暮鬼年龄小一点的,高中生的金发少年。那个少年注意到了暮鬼那不耐烦的眼神,小心翼翼地打了声招呼:“呃……您好?”

  暮鬼眨巴了下眼睛,对这个来历不明的男孩感到好奇,“你好。”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少年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呃,诶……那个……”他似乎是在组织语言一般,支支吾吾地想着如何继续说下去,“我是隔壁1601室的邻居,名叫月海初七。听说有新的邻居搬进来了就想你会不会喜欢蛋糕啊什么的……”说着说着,少年勉强尴尬地笑了笑。

  暮鬼盯着这个少年,似乎是看呆了一样突然脱口而出:“居然那么贴心的吗。”“哈?!”少年似乎对面前这位前辈感到不可思议。“你先进来。”暮鬼转身走到洗手间门口,落下少年一个人站在门口不知所措。他似乎也察觉到了,转身又催促起来:“进来啊,没事的我先刷牙洗脸。”少年突然被回过头来的暮鬼吓到了,他走进客厅,把蛋糕放在了餐桌上。

  当暮鬼在洗手间里刷完牙后洗脸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奶油打好了吗?”

  “来了来了——”

  暮鬼迅速地用毛巾擦干脸后打开了卫生间门,“你们在干嘛?”话音刚落,他看到刃拿着裱花袋听着初七的指挥在蛋糕上挤巧克力奶油。

  同时两人也回过头来,刃眨巴了一下眼睛,露出非常爽朗的笑容,将裱花袋递给初七后上前迎接道:“Aki早上好哇!”

  “早。”暮鬼点了点头示意,随后又转回话题。他指了指桌上的蛋糕,“你们做的?”刃和初七对视了两秒,然后互相指着对方,异口同声地说:

  “他做的。”“他来找我学的……??”

  初七似乎对于脑电波既对得上又有点哪里不对的感觉感到有些反应不过来,迅速转过头来看了眼若无其事的刃。

  暮鬼盯着这两个人,撇了撇嘴直切正题:“直接说一下大概什么情况不就行了?”

  “哦哦,是这样的!”刃拍了下脑袋,开始解释起来,“是我让小初七给你做蛋糕的,想给你个惊喜然后让他也熟悉一下你——”

  “怎么了是觉得我很吓人吗?”

  ……

  空气瞬间凝固了起来。

  “呃,没,没这回事!”刃被吓得咽了口唾沫。

  “你这种态度反而会暴露诶。”暮鬼皱了皱眉头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刃后退了两步靠在椅子上,“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在两人僵持片刻后,初七已经在蛋糕上挤完了剩下的奶油,抬起头开口道:“那个……我不觉得雨宫先生很可怕啊?”

  暮鬼单手扯着刃的衣领抬起了头,看着眼前的少年。

  “我,我只是觉得像你这样可靠的人很喜欢吃甜点,感觉意外地有很好相处的地方?”初七补充说明着。

  “对我就是说他要是知道你这一点肯定会觉得你其实很可爱……好痛?!”“叫你多嘴。”

  暮鬼没等刃说完就伸手一个爆栗弹在对方额头上。照这么看刃似乎早就忘了一个事实——在暮鬼的面前,说他可爱是绝对禁止的事情。

  “呃……先吃蛋糕吧?刚起来正好吃早饭。”初七十分没辙地对大白天就在打打闹闹的两位笑着——虽然是暮鬼在单方面地欺负刃。听初七这么一说,暮鬼才放下衣领端端正正地坐到椅子上,看着已经切出来一块的蛋糕,里面似乎还有巧克力碎。

  刃看了一下暮鬼的脸,对方的眼睛似乎像是闪闪发光一样地盯着蛋糕。

  还是老样子啊,刃傻笑着继续盯着暮鬼。然而刃的笑声让暮鬼提起了注意,对方突然转过头来瞪了一下刃,青年被吓了一跳,尴尬地干咳了一下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来,“赶紧吃吧,小初七可是在甜品店打工的哦?他做的蛋糕很好吃的!”

  “还,还好吧,刃先生你这么夸我会不好意思的……”

  暮鬼拿起叉子切出一块小角,将蛋糕送进自己的嘴里。入口即化的口感使他感到非常意外,他又赶紧切了一小块吃了下去。

  “好吃。”暮鬼边吃边说。

  “啊……好吃就好!”初七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安心地笑了出来。

  “小初七——”黑華突然从门外探出头来,“要走咯——”“啊我马上来!”少年解下围裙急匆匆走出去,“那个,我们要先去白葉先生家了!打扰了……!”话音落下后,他轻轻地关上了门。

  与此同时,礼在停车场停下了车,拿起副驾座位上的资料,走进佣兵协会的前厅。

  “呀,早上好啊叔叔!”走进去就看到迎接礼的是一位扎着高马尾的,身着制服的,外表貌似16岁的少年。

  虽然,对方热情的态度和豁达的性格跟看似优雅的外表根本毫不相干。

  又是叔叔……礼只是干咳了一声,打了一声招呼接下来捧着报告书询问:“那个,委托人……白棂在不在——”“不用找了,你要找的人就在你面前!”少年打断了礼的问话,并且上前拍了下对方的肩膀。

  虽然之前电话里的的确是少年的声音,但是居然是个学生……?礼原本以为是哪家的小少爷或者是工厂管理人家的孩子,没想到委托人的的确确是眼前的这位少年而不是其他人。不过,眼前自称“白棂”的少年似乎在哪里见过。礼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这身制服似乎是雨川市四叶中学的校服,而之前似乎有几次都看到白葉身边有一个穿着同样的校服的小子……倒不如说,是同一个人。

  “叔叔你不记得我啦?”“叫我礼就行了。”

  说实话,礼对于“叔叔”这个称呼还是有点抗拒,不过自己也都快30岁了好像也找不到其他理由了的样子。

  看着男子的反应,白棂不禁笑出声来:“啊哈哈哈~好啦不闹了不闹了,”他一把拉着礼的手臂到旁边找了个座位坐下,“于是,直接讲正题吧!”

  礼应声将报告书放在桌上,“这是关于昨天的任务的报告,请过目。”“哎呀你对我就别说什么客套话了嘛礼先生!”白棂从容地笑着,拿起文件大致阅览了起来,“我还只是个学生,干嘛还要对我那么拘谨呢?团·长·先·生?”他保持着不明意义的微笑,一字一句地反问道。

  “……用不着那么叫我,在职业上我还是个新人而已。”

  如白棂所说,礼拥有着“影川特工团总部团长”这样令人敬畏的身份。但是说到底,礼觉得自己只是继承了自己的父亲——影川洋的位置,并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况且还刚上任3年,他自认为仍然不太成熟。“少来谦虚啦……啊,黑華先生用了魔法吗?”少年翻阅着报告,突然抬起头询问对方。“你认识黑華?”“废话!我也是见过那个家伙粘着白葉老师死死不放的场面的人——啊,当然问了之后才知道他们是亲兄弟。”白棂装作一本正经地说道。

  仔细思考一下,好像黑華从来都不会感到丢人。不过想想也是,据说白葉的头发是染过的,所以从头发颜色上根本看不出两人是亲生兄弟——虽然两人相似的眼睛可以勉强判断得出来。

  “这么一说,黑原家以前可是群青区挺有名的魔法师家族,嗯……”白棂回想了片刻,嘴角勾起了不明意义的微笑,然后朝着礼使了个眼神,“当然不要问我我怎么知道的,我可是信息超——灵通的情报屋啊!不管多久之前的历史信息也能到手的!”礼看着白棂如此热情的样子,不禁有点想感叹对方的活力。

  不过礼也察觉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他回问过去:“群青区的魔法师?”“啊,对呀,”白棂将文件合上,放在桌上,随后身子向后靠,“白葉老师之前跟我说过他们是从群青那里来的,也是挺久之前的事了。”

  “原来如此……知道的挺多啊你。”

  “那是当然!”白棂拍了拍胸脯,“毕竟我是学编程的嘛,嗯——如果想要翻到礼先生您写的压箱底黑历史或者是新篇剧透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礼听到这句话立马干咳了一声,顺口警告了一下:“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的好。”

  “诶嘿嘿~当然是开玩笑的,我才不会为了看剧透把黑客技术用在这种事呢。”少年两手托着腮注视着些许困扰的对方。

  但愿如此……礼心底松了口气。虽然他认为白葉的学生的确信得过。

  “话说回来,”白棂又开始转移话题,“你今天要去‘EidoZ’吗?”

  礼差点被这句呛到。男子一幅没反应过来的表情瞅着看似天真的对方,“你怎么知道?”“EidoZ”是秋区一条商业街的酒吧的名字,而礼每周六的晚上都会去那边打工……先不说为什么礼会去那边打工,眼前这个16岁的少年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

  “礼先生啊你……”白棂坏笑着,“我路过也看得到你在里面穿着执事装啊,我记得上次我看到的时候应该是——”“停停停停停,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些都知道,不过今天也是像平常一样就是了。”礼不禁伸手制止白棂继续揭自己的底。

  白棂很听话地闭上了嘴,不再谈这个话题。

  “嗯?两位怎么在这里?”

  熟悉的少年音在两人耳边响起。礼和白棂同时抬起头往旁边看,在桌边站着的是十分熟悉的黑白挑染的红瞳少年。“哟,修珐尔,你也在这啊。”白棂若无其事地跟对方打了声招呼,修珐利尔也朝着对方点了点头。而两位学生丝毫没什么紧张感的时候,礼突然感觉有些窘迫。

  ——他手里拿的是什么书??礼看着书上似曾相识的封面……不得不说,真巧。

  到这里都能碰见自己的粉丝。

  “哎,你拿着什么书?”

  “是那个作者的旧作来着……”

  “啊这个——”

  而且,还是自己和杂志社的画手同事合出的第一本小说。

  不务正业也有这一天呢。

  “嚯……”白棂将视线挪到了装作镇定的礼身上,然后一手拍着对方的肩膀笑着说,“哈哈哈哈哈!没关系啦礼先生,不务正业是万能一体机的特权!对不对!”

  你这么夸我只会让我感到更加紧张。礼尴尬地僵在原位如此想道。

  修珐利尔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直勾勾地盯着礼:“难道说——”与此同时,白棂也对礼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但他的笑容反而让礼感受到了更大的压力。“……我认了,”礼没辙地扶住额头,“是我。”

  听到这番话后,黑白发的少年眼前一亮,立即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支水笔,和自己手中的小说一并递到礼的面前说道:“霜景先生,请给我签个名。”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礼只好认输一般地接过书和笔,翻到扉页随手签了自己的网名上去。修珐利尔略微激动地拿回了水笔和签上名的书,向礼鞠了个躬:“谢谢先生……!”

  “喂——傻小子——”熟悉的男声从门口传来。三人向外看去,只见黑華朝着这边招呼,而初七则站在他的后面,“马上要去白葉家咯——”

  “哇!你刚刚叫我啥呢!”白棂一脸不爽地走到黑華面前质问道。黑華不甘示弱地直白地回答他,“你不就是傻小子吗!”

  礼内心感到无比惊讶,但还是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看着在自己面前像小学生打架一样打打闹闹的黑華和白棂,“……你们,认识?”

  “是,是啊,”黑華把少年推推开回答,“姑且也算是我一个弟弟……哎你别掐我脸疼疼疼疼疼!”“好好叫我名字啦变态弟控!”少年咧嘴笑着一边伸手掐着黑華的脸。

  “我是变态你也好不到哪去!!”

  怎么这个对话好像哪里不对……礼、修珐利尔和站在黑華身后的初七,三人愣在一旁。初七见两人又像平常一样闹起来后连忙拉开两人,“好了好了好了这里是佣兵协会啊……要被人看到了……”

  “小初七你倒是说说他!”

  “大哥你倒是说说他!!”

  两人异口同声地各指着对方朝初七喊道。

  初七欲言又止地看着两人,强行扯出微笑后回应两人:“好啦……别让白葉先生等久啦……”

  “啊,是噢。”两人突然反应过来这才自觉地站到初七身边结束了打闹,而白棂则迅速恢复到友善的微笑,把手放在初七的肩上,“那就赶紧走吧大哥——对了你们俩蛋糕带上了吗?”

  “当然带了,在后备箱里。”

  “好,那就走吧!”白棂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头向还在原地的两人挥挥手,“两位我先走啦!拜拜!”

  礼和修珐利尔沉默地挥手回应,随后在看不到三人的人影后又互相对视了片刻。

  “我先回去了……白天我得多休息会儿。”礼起身拍了拍西装,打算离开休息室。修珐利尔也跟了上去,“我跟你一起走吧,外面有人等我。”

  从佣兵协会出来,又回到了停满了车辆的停车场。毕竟佣兵人员非常多,并且也有许多成员滞留在休息室,再加上委托人与合作人的来来往往,到了高峰期的时候佣兵协会的停车场基本上很难找到车位。

  “修珐尔!”从大门出来后,突然从哪里传来了谁的怒吼。两人定睛一看,只见远处有一位橙发少年扛着斧枪气冲冲地朝着修珐利尔走过来,“好慢啊!交个报告那么磨蹭的吗!”

  “不慢啊,就是跟偶像见了个面而已。”

  “啊?你偶像?”看上去很暴躁的少年抬头看了眼身旁的礼,“难道说是哪个漫画或者小说的作者?”

  “嗯。”修珐利尔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来向礼介绍道,“对了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搭档,利可——”利可一把抓住修珐利尔的衣领揪过来,“别给人家添麻烦!”随即就拖着少年沿着路离开了。

  今天是怎么回事啊……礼站在原地叹了口气。

  叮咚——

  金发的青年合上书本,“来了——”他将书放在桌上,走到玄关前打开门。

  “白葉——生日快乐——!”

  “白葉老师生日快乐!”

  几乎是打开门的同时,黑華和白棂拉响礼炮,飞出来的飘带散在白葉的头上。而初七则乖乖地站在中间,一手端着蛋糕盒子,另一手拎着一堆食材保持着尴尬的微笑。

  “啊哈哈,谢谢——”白葉笑着从头上把彩带抓下来,“我生日不是下个星期三吗?”

  “你当了老师之后那么忙,当然是周末提前过咯!”黑華拍了拍白葉的肩膀顺手将对方往里屋推。白棂关上门之后初七将蛋糕递给了白棂,留在门口迅速收了一下散落在地上的彩带,确认都捡完后匆忙地跟了上去。

  “大哥明明可以让我来扫的——”白棂小声嘀咕着。

  走到客厅,黑華突然发现了坐在沙发上玩游戏机的……熟悉的猫耳青年。

  “虹也你也来啦!”黑華兴奋地伸手上去按住对方的头。

  “……黑華你给我悠着点!”虹也一边专注着游戏,一边试图避开黑華的手。

  三兄弟都在呢——啊,还有两个义兄弟。

  “既然一家人都齐了,”黑華走进厨房随手从挂钩上拿下围裙,“那就做丰盛一点吧!白葉——冰箱里其他菜能拿吗?”“可以啊,”白葉从初七手里接过食材,“还有你们刚刚怎么都让初七拿东西,一个人同时拿蛋糕和菜也不知道有多重。”

  “是黑華先生出的馊主意。”白棂抓着初七的肩膀斩钉截铁地回答。此时黑華从厨房探出头来:“白棂你别坑我啊!我叫你也拿一下菜结果不还是全给小初七了!”

  “好了好了别吵了——”初七笑着摆摆手,坐到了沙发上。白棂凑到虹也旁边围观起了游戏:“哎这个恐怖解谜游戏啊!我看看我看看!”

  提到“恐怖解谜游戏”这个词的时候,初七背后突然一阵恶寒。

  “啊正好我卡关了,”虹也将游戏机递给白棂,“你看看呗。”

  少年顺手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来,我看看哈……”他接过游戏机专注地摆弄着按键。当白棂发现游戏机还是外放状态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眼端坐着的初七,又转过头询问虹也:“虹也先生,有耳机吗?”

  “啊,有。”青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副与游戏机配对的耳机塞到了白棂手里。

  此时初七突然感受到了自己因为怕鬼与恐怖游戏爱好者格格不入的孤单。

  “好嘞,这样这关就过了!”白棂三下五除二通过了解谜移动到了存档点,满意地拍了下大腿将游戏机还给虹也。后者笑着戴上耳机朝着挪到初七旁边坐下的少年道谢,“谢啦。”

  “大哥你刚刚是不是怕了?”白棂试探性地戳了戳初七的手臂,笑得非常神秘。而对方则是端正地坐着否认道:“没有,根本不可怕!”

  “哦~是吗?”白棂的笑容越来越深,他左手伸到茶几上拿起电视遥控器,右手抓着初七的手腕,“那要不要考虑看个鬼片证明一下?”

  “不要啊!!!”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