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人际关系

  刃看到眼前的少年,突然兴奋了起来:“Aki你回来啦!!!”刚想上前抱住就被对方拦了下来,“就这么抱的话你会感冒的,忍着点。”

  黑華听了,有点讶异地问:“啊?你们俩……认识啊?”说着他指了指旁边的刃。“原来你是打算和他住一起?”礼看了一眼一上来就靠的那么近的两位,少年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指挥官。”“都说了叫我名字你们两个怎么都不听。”礼有些没辙地看向别处。

  “……指挥官??”刃拿自己的外套给明披上,转过头来讶异地看着礼。礼盯回去,解释道:“我担任他和另一个家伙的队长而已,之后会跟你解释的。”

  黑華被金发少年无视之后听到这段对话更加懵了,歪着头看着三个人:“……你们三个都互相认识啊??”

  “话说既然都是熟人……我也没必要介绍自己了的样子,不过还是意思意思吧,”少年放下手提箱,向三人鞠了个躬,“雨宫明,请多指教。”

  不知不觉电梯已经到了16楼,明拿着手提箱,同时推着身旁的行李箱到走廊上,顺手摸进刃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了门钥匙,打开了刃的家门。

  “Aki??”

  “怎么了?”明一手拎着手提箱,另一手拿着钥匙串回过头眨了下眼睛。

  “啊……没,没什么!”刃跟在后面帮忙推行李箱。

  愣在一旁的礼看着这个场面根本不知道说什么话,只能拿着雨伞默默地跟着进屋。“你……难不成是他的新室友咯?”黑華进门,询问开始整理行李的明。

  对方只是抬头说着:“是的,我按照和希姐的安排就过来了。”“姐姐的安排?!那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刃觉得有些不服气。“因为我在回国前几天我就跟和希姐说了,”明脱下了已经湿透了的风衣,“说我要给你个惊喜然后让他们不要告诉你。”

  所以姐姐早上说的惊喜……就是指Aki回国的事情吗……不对,前两天房东也打电话过来说有新室友,当时自己还在纳闷到底是谁。刃愣在一边,反应过来后赶忙说道:“Aki你先去洗澡吧!我待会儿去买菜,不要着凉了!”

  “我马上就去,你也别太勉强,我看你今天挺累的。”明一边说着,眼睛往旁边一瞄,似乎注意到了刃右臂上的绷带:“……你受伤了?”刃歪头看了眼染血的绷带,“啊,任务时被抓的,”他用调侃的语气笑着说,“没事啦,反正疼痛已经缓解了……”

  “谁给你包扎的?”

  明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他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另外三人面面相觑,随后礼指了指自己并且说道:“是我。”

  下一秒,礼似乎感受到了一股谜一般的怨气缠身。仔细一看,明两手环胸站在那边,他的眼神在湿漉漉的头发的映衬下看起来很恐怖。虽然礼表面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但是即使这样,他也感受到了来自对方不知名的可怕气场。“指·挥·官,”明一字一句地说着,并且瞪着自己的上司,“您的妹妹还没治好您急救能力差的病吗。”

  ……这到底算什么,被下属嫌弃了?

  明耸了耸肩,叹了口气说道:“得了,还是我来吧。”他拆开散乱的绷带,手轻轻抚上伤口。青色的微光浮现着,突然刃感到有一股暖流从伤口渗入自己的体内,回过神来右臂的伤已经不复存在。

  “啊……”他抬起头看着拿行李的明,“原来Aki的治愈还可以瞬间愈合这种伤吗!”

  明的异能和本人的性格八成不搭边——治愈。可以使非致命性的外伤瞬间愈合,亦或者是让使用对象的头脑恢复清醒。

  “废话,要是这种伤没法治的话我要这异能干什么。”听完明这句话,礼一幅心情复杂的样子,他皱了皱眉头,“你说你异能没用那我算什么……”这么想着——他觉得他的异能才叫真正的没什么用。

  明把替换用的衣服拿出来,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两根湿漉漉的紫色丝带,“都叫你别跟魔兽站太近了,大型魔兽抓你一爪子不疼个七八小时才怪,你这算是幸运了。”说完把这两根丝带放到刃的手里,走进了浴室。刚打开浴室门,他又回头喊了声:“刃,你待会儿把手机号发给我。”

  “好的!”刃这么一口答应了。

  礼沉默地在一旁拿着雨伞,对刃说:“你们的关系好像很好的样子。”对方似乎对这句话没有任何的意见,他颇为高兴地反问道:“看出来了?我和Aki的关系可不只是很好啊——”“打住,我之前跟明听说过关于你的事情,你们的关系我也清楚。”

  “诶?!”从刃的脸上就能看出他的兴奋,“Aki跟你提到我了?!”

  总感觉刃这幅样子好像从明那边听说过,自己曾经听过明抱怨刃在通讯软件上一直都是这样所以明自己也习惯了。礼心情复杂地回想着,但还是要保持面无表情,“好了,我该去买菜了。”他转过头去打算离开,刃叫住了他:“等等!我换件衣服一起去!”

  “……你不累吗?”“没事!等我一下!”他跑进卧室把丝带放到床头柜上,从衣柜里拿了一件黑色的运动外套和新的衬衫,迅速地穿好之后拿上钱包、雨伞和手机就跟着出门了。

  结果黑華就被一个人晾在了一边。

  黑華满脸疑惑地看着兴冲冲地跟着礼出去买菜的刃,又纳闷地瞅了眼紧闭的浴室门,出去关上了大门,回到了隔壁的自己家。

  礼和刃回到车上,开了一段路到达了超市。大概是因为下雨再加上傍晚时分的缘故,超市里的人不多。两人把雨伞放在购物车里,礼推着购物车,看着刃不知道在手机上敲打着什么,“给谁发短信呢?”“你猜啊?”这猜都不用猜……礼想着,看着旁边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仍然一脸兴奋地对着手机屏幕,都懒得猜了。

  半小时后,明裹着浴巾,顺手从水池旁边拿起自己的毛巾擦了擦头发。洗了遍热水澡后仿佛瞬间放松了下来,甚至变得有点困。他穿上衬衣和裤子来到客厅继续整理行李,想了想,决定给刃打个电话。

  另一边,两人刚买完菜回到停车场的时候刃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赶紧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接起来,“喂?”只听电话里传来了明的声音:“刃,家里有红茶吗?”

  “有!我记得冰箱冷藏柜还有一些茶包!”明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打开冰箱门,蹲在冰箱前面翻找着,“嗯,我找找……啊,找到了。”果然,如同刃所说,在下层翻出了一盒茶包。明拿出一包红茶,然后拿起旁边的电水壶灌进水,他又问:“话说刃我那些行李放哪里啊。”“啊……回家我帮你整理!”刃坐在副驾不亦乐乎地跟明打电话,礼在一旁专心地开车看上去毫不在意对话的内容。

  明按下电水壶的按钮,“啊对了,待会儿给我发一下黑華的手机号,我有事要跟他聊聊。”另一边的刃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随后确认没事之后挂断了电话。

  烧完水泡好红茶后,明打开了手机发了条短信:“门没锁,来隔壁一下。——雨宫明”敲下这几个字后,他按下了发送键。半晌后,明只听家门打开,黑華一脸不知所措地冲进来,一脸惊恐地大声询问:“你哪里拿到的我的手机号?!!”对方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你觉得呢?”

  “这家伙……”黑華咬牙切齿地扭头回去,过了一会儿,他又拿着一罐汽水进来了。他打开易拉罐的拉环,看着坐在沙发上搅拌着红茶的明,而对方则是抬起头看了回去,“怎么,不坐吗?”

  “……我站着就行。”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沉默了,客厅安静得不像话。明看上去比较平静,相对的,黑華皱着的眉头透露出了一些不安。

  “像你这种恐怖的人居然还能这么平常地出现在这里,真是难以置信。”黑華手握着汽水的易拉罐,紧紧地盯着仿佛像是眼中钉一样的雨宫明。“彼此彼此。”明只是默默地端起了茶几上的红茶抿了一口,接着说,“反正我都辞职了,他们还来管我干什么。”

  黑華皱着眉头,他看着对方从容的心态感到内心非常复杂。他在为明的平淡反应生气吗?还是说……他为了什么事情会对明有那种态度?“但你还是赤血狼牙的A级判定危险人物啊。就算你当年辞职了,你给那些佣兵造成了恐慌也是不变的——雨夜暮鬼。”

  回复给黑華的是沉默。从面部表情上,明——同时真名叫雨夜暮鬼,他的确是没有任何反应。片刻之后,他默默地开口道:“还是一如既往地敏锐呢,前辈。”黑華明显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冷静地继续说下去:“自从上次那个‘镜灵事件’后,我一直都提防着你这家伙。”他饮下汽水,似乎是想缓一下,“你应该自己心里清楚你是个怎样的人吧?”

  “那是当然。”暮鬼表面上仍然是毫无起伏,但从语气上可以明显听的出来他非常理解黑華的反应,“如果是对以前的我带有警戒,可以理解。我现在想一想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也非常反感。”暮鬼一眼就知道了,黑華对自己带有恐惧。镜灵是可以拟态人的真实内心的,他在害怕自己会像镜灵一样展开杀戮,所以一直把自己当做眼中钉来看。

  “但是,”暮鬼眯起眼睛,那深不见底的紫眸注视并观察着对方的神情,“我记得你可是因为太危险了导致被除名了的家伙——不,应该说是传说中的白发魔法师。”

  这句话好像把黑華说怔了。他的视线向别处歪去,脸上尽是不甘和罪恶感。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于是又说下去:“其实你不用在意人家怎么看你啊,你看,你连魔法都不敢用了。”“……和你有关系吗。”“没有,就是让你放心一下而已。比起这个,我们还是聊点别的吧——”暮鬼若无其事地从行李箱里翻出了一个小本子,然后又靠回了沙发上,“来,算个账。”

  糟糕,是不是被发现了什么事情,黑華的内心十分紧张……而且还被记下来了?

  “咳咳,”暮鬼翻开笔记本干咳了两声,读了起来,“其一,你在去年刃的生日送了一根项圈当礼物——”“停一下停一下!为什么这些事情都要记起来?!”黑華赶紧上去拦住了对方,结果突然被一把拉过来按在沙发上强行坐下。

  “我就知道不用这办法你不过来坐会儿。”暮鬼皱着眉头盯着黑華,怨气十足地念叨着:“你觉得我到底有多可怕啊还不敢离我三米以内近?”

  “……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我还没说完呢,接着继续——”“我错了!”

  “让我说完!”暮鬼实在忍不住吼了一声,这么一句话直接让对方吓得闭嘴,接着金发青年又很冷静地接着说下去,“我是说,项圈蛮适合他的,算你干得不错。”

  “……啊?”感觉此时“我到底有没有听错”这句话写在了黑華的脸上。暮鬼无视了对方的表情,继续念下去:“其二,你在和刃吵架的时候动用了异能把刃吊在了天上——”“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啊!!”黑華不知所措地问,对方只是这么回答着,“我又不是没看到你们网上发的动态,这么说来你当时还拍照了对吧。”

  “是又怎样!”“那好办了,你把手机给我。”暮鬼伸出手示意让黑華把手机交出来,对方不禁身子远离了几厘米,“你,你到底想干嘛……”

  “不给?那听我说,”暮鬼假装正经地干咳了一声,“把照片原图传给我。”

  ……问了半天你只要这个??黑華彻底傻在了一边,从外套口袋里摸出手机默默给对方发送了照片。暮鬼收到后看了眼,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说:“好了,接下来你可以把照片删了。”

  这下黑華更懵了。暮鬼在旁边静静地观察着他满脸疑惑不知所措的神情,接着催道:“删了吧,我以后就拿这个让他安分点了。”

  “你就为了这事儿?!”对方质问着,暮鬼点了点头,黑華在手机上按着按键,选择照片,删除——还差最后的确认时他停了下来,“万一我不答应你怎么办?”“噢这样啊……”暮鬼坐正了,突然朝着门口大喊了一声:“哎刃你回来啦!”黑華瞬间慌了,手滑按到了确认按钮把照片删了。

  场面一度安静了下来。大门并没有打开,黑華在沉默之中瞅了眼手机,又瞅了眼对方。“……你逗我啊!!”黑華一激动唤出了一条锁链打算瞄准对方的手腕,结果不料,发着冰蓝色光芒的锁链居然束缚住了自己的右手臂。

  “我回来了——诶等等门没锁?”刃真的到家了,他拎着几袋食材打开了门,映入他的眼帘的是被锁链缠住手臂并且看上去很慌张的黑華,以及看上去非常镇静的暮鬼,“呀,真回来了。”他假装乖巧地探出头望向门外。与之相反,旁边的黑華使劲拉扯着锁链,甚是狼狈。

  刃看着这个尴尬的场面眨巴眨巴了眼,“两,两位……感情不错的样子?”“诶不是刃你听我解释!”黑華想喊住对方,结果刃回头吼了一句:“我还要做饭啊!Aki我吃完饭帮你整理行李!”

  黑華“哦”了一声后又想了想,突然不顾锁链的拉扯转过身来朝刃喊:“哎等等——我晚饭还有份吗?”“噢这点你放心好了,”刃将食材放在厨房里,从厨房拉门旁边拿出围裙,“这点事不算什么,你们俩慢聊!”

  “……你的份?”暮鬼有些迟疑地看了眼黑華,又转过头去看刃。

  “呃……他一般晚饭都在我家蹭饭的。”刃这么解释道。

  两人突然沉默地对视了半晌。

  暮鬼慢慢地拿起了行李箱旁边的漆黑直刀,从鞘中拔出刀后双手握住刀柄绕过茶几朝着还被锁链捆着手臂的黑華走来。“等等,暮——不对,明你听我解释……”黑華慌张地闭起眼睛。只听“咔”的一声,暮鬼将束缚住对方的锁链一刀砍断,失去了力量根源的锁链瞬间化为乌有。

  黑華还一脸惊恐地看着暮鬼,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暮鬼松开左手后一手刀劈在黑華的胳膊上,“你怕什么啊,好歹比我大五岁吧怎么看到我就怂了?”

  说实话,虽然暮鬼是右撇子,但是用左手打人还是特别痛。黑華拿另一只手捂着手臂这么想着。

  “那个……”暮鬼把刀收进刀鞘里,用那略微懒散的眼神看了看黑華,“你以后想蹭饭我也没意见,只是——”黑華歪着头看回去,暮鬼默默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买菜交给你了,还有买菜的钱你自己付没问题吧。”黑華思考了一下,回拍了暮鬼的肩膀:“成交……!”

  怎么感觉两位关系莫名的好啊……刃穿上了围裙有点呆愣地看了看两位,慢慢地往旁边一步一步挪到了厨房。

  ……

  另一边,站在家门口的礼把袋子放下,腾出手拿钥匙打开了门,“我回来了,椿。”

  客厅里坐着的身着黑白渐变色风衣的白发青年似乎注意到了男子的归来,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前来欢迎:“礼你终于回来啦!外面在下雨没淋到吧?”

  这位看上去挺开朗的青年就是椿原丛云,礼从小到大的挚友,同时也就是礼天天念叨着的“椿”。礼把手里的一堆东西放了下来,“我带着伞……话说你饿不饿?估计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开饭——”“比起这个你不先休息会儿吗?”丛云叉着腰,假装一副赌气的样子看着礼。

  “吃完饭就可以休息了。”对方慢聊斯里地边换鞋边说。丛云看着拎着若干袋食材的礼走进厨房,想了想,跟着跑进厨房,“我来帮忙!”

  “哎等等等等,”礼一放下袋子就拦住了想要进厨房的丛云,“不用你忙了我自己来就行。”

  “我帮忙洗菜啊我又不碰灶台!”

  “……行,”礼纠结地答应了,随后把一袋土豆推到一旁,“说好要吃薯饼的,我买了土豆回来。”丛云拉开袋子看着一堆土豆,“居,居然真的买了啊……”旁边的礼一边穿上围裙一边对丛云说:“椿,帮我系一下带子。”说完一边拿着大碗把土豆装进去,打开水龙头往里面装水。

  丛云听了之后,果断答应了一声:“啊,好的!”随后凑到了礼的身后双手拿起围裙的系带打起蝴蝶结来。礼一边站着不动一边看着凉水哗啦啦地冲洗着土豆。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