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所谓姐姐说的惊喜(下篇)

  “和希姐,你让那家伙跟他们出去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吧,虽然他是个很容易让人担心的孩子而且不怎么听人劝说,但他的确通过自己的努力提升实力了,不是吗?”

  “……这点的确是。”

  “而且,”和希向茶杯里倒入沏好的绿茶,笑眯眯地。洞察力优秀的少年端正地坐在对面,认真地听着和希继续说道,“如果是你说的话,他不管怎样肯定会听进去啊。”

  她轻轻地抿了一口清香又带有微苦的茶,欣赏的目光投在青年的身上:“刃那么专注的样子真是难得啊,虽然当年一开始吓到你了但是现在适应多了吧?明?”

  与此同时,工厂……

  “等等,真的有人?!你们看上面!”刃抬头仰望,真的看到了个人影,他如此喊着。

  礼抬头一看,借助十分良好的视力成功看清了人影——只见一个系着红色小围巾的黑发……好像夹杂着一些白色的少年,正打着哈欠,提着长枪在低空四处飞来飞去。

  居然还真的有……会飞的人来这里吗?

  三个人愣在那边,而少年正好也低头瞅到了宽敞平地上那唯一一辆轿车。他降低高度,落在车旁的空地上,“打扰一下……你们是今天出行任务的人吗?”“啊?”刃把头伸出窗外,“有事吗?”

  “我之前看到你们在工厂里消灭魔兽,看了一下,这里的魔兽数量真的挺多的——”

  咕噜噜噜噜……

  三人的视线齐刷刷地投向了少年,少年只是捂着肚子慢吞吞地念道:“糟糕……今天忘了带点吃的出来了。”

  “黑華,”礼将空了的饭盒盖上盖子,从车顶上跳下来把饭盒丢给挤在后备箱里的黑華,然后说,“后备箱里有一大袋米饼,拿一点吧,反正我和椿两个人也吃不掉那么多。”

  黑華慌乱地接住饭盒,“你自己都跳下来了你就自己拿啊!”说是这么说,但他也很听话地把空饭盒放好,从后备箱里摸索摸索,找出了一个装了许多米饼的塑料袋,“是这个吧?”“对。”确定这是礼说的米饼袋子,随后递到少年的面前,示意对方先拿几块饼垫一下肚子。

  “啊……”少年伸手拿了两块米饼,“谢,谢谢哥哥,呃……叔叔?”

  ……叔叔??

  黑華的眼神带着质疑,叫哥哥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改口叫叔叔?他觉得自己26岁了但也不至于看上去有多老啊。但是实际上,黑華其实并不是三人中最年长的那个。站在旁边的那位比黑華大一岁的大少爷干咳了几声继续装作没事地在手机上打字。

  可想而知现在黑華和礼的心情是多么的复杂。

  “那个,”少年嚼着米饼,突然说道,“你们要找的魔兽我估计在F区,这个消息就当作你们给我吃的东西的回报吧……希望对你们有用。”他又拿起了长枪,临走前补了一句:“对了,我叫修珐利尔……修珐利尔·布雷德(Chevalier·Blade)……那么我先告辞了,我得去找我的搭档。”介绍完自己的名字之后,他就往北面的方向飞走了。

  三人愣在一边,此时刃在思考着什么:“嗯……”他挠了挠头,“这名字有点耳熟?布雷德……”“布雷德新式武器制造工房。”礼很迅速地回答了刃想要回答的问题。

  “噢!姐姐之前跟我提到的武器工房!”他眼前一亮,一拍大腿直直地坐起来——然后不慎脑门“哐当”地一声撞到了车顶。

  唉,你当心点。礼无奈地看着他,心想他的搭档和姐姐要这么照看他一定非常辛苦。

  休息了好一段时间,三人打算继续行动。他们按照修珐利尔所说的话,打算前往F区。这时礼又拿出了放在车内的任务单,上面有印着工厂的地图。

  这么详尽的地图,委托人估计是工厂的主人吧。但是注视着纸上的委托人名字——“白棂”。看似眼熟但又很陌生的名字,让礼不禁陷入了思考。黑華歪了歪头,伸手拍了下对方的肩膀,“怎么啦,我们要出发了。”“啧,”对方应声回头,“我在看地图呢,正门往前直走就到了,剩下比较大的问题只剩下地形了。”

  “嚯,Leader考虑的真周全啊。”黑華自豪地夸着礼,而对方并不在意,可能是因为他认为这是身为队长该做的吧。

  任务再开。三人再次走进工厂区,打算向着正南面前行。但是突然,原本不应该出现在C区的魔兽,迅速地聚集了过来,如同蝗虫一般。

  怎么回事?三人被成群的魔兽包围在空地的中央,黑華有些有气无力地感叹着:“被困住了啊……数量那么多不怎么好办呢。”他唤起铁链,将自己面前的魔兽群束缚住,随后礼朝着魔兽群扔了一颗手榴弹。虽然说手榴弹的威力消灭了部分的魔兽,但是按照数量庞大的魔兽,仍然还残留不少。

  “麻烦。”就连身手矫健的礼也觉得棘手了,他从斗篷里取出新的自动手枪进行集中火力。说实话,以异能植入技术制造出的武装斗篷,里面的扭曲空间可以放得下千万武器。这次是疏忽了,礼考虑着下次要不要多带一把重机枪。

  刃挑起右手的银白色钢刀,形成的冰霜剑气向兽群袭去。再这么耗下去的话可能会因为体力不支而在巨大魔兽的面前倒下,那也太失败了。他这么想着,咬了咬牙决定先突围。他的身边闪现的元素箭,贯穿着敌人。刃凭借自己引以为豪的迅速行动,冲向刚刚杀出的血路。

  “黑井!你要去哪里!”在集中火力的同时,礼用眼睛的余光瞄到了跑向远处的刃。结果对方头也不回地奔向其他方向并且大喊道:“我先去找出那个魔兽!”

  这可就难办了。虽然刚刚刃的确解决了一些魔物,但是剩下也起码有数十只。黑華绷紧了眉头,“还真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话音落下,一股魔力聚集在他的身边,炽热的风浪波及着这一整块空地。此时,他们的脚下浮现出了一个圆形的法阵。

  礼似乎意识到了——黑華在发动他不情愿使用的魔法。

  另一边,刃跑进了一座工厂。这里还埋伏着几只小魔物,用召唤出的箭矢三下五除二地解决后,他四处环顾着。“这哪里算废弃工厂了啊……”这里的机械看起来似乎并没有那么老旧,反而有些仪器被透过窗户的阳光照射着,还反射出了刺眼的光线,在天花板上映出耀眼的光斑,根本不至于到废弃的程度。

  可能这里不久前有谁在这里吧。刃在机械丛林的温室里,两手握紧了双刀前行着。很寂静,似乎工厂的隔音性非常优秀。他光专注于观察地形,却殊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

  刃才把注意力放在了脚下——看似是地下室的入口,但是门上拴着的崭新的,奇形怪状的锁告诉他,这里不可通过,他就只好放下好奇心去调查别处。他突然察觉到了右手边的机械右侧似乎有微弱的光线存在,他跑过去一看,这是个固定在墙上的漆黑的金属爬梯,抬头只见到一个光亮的圆形空洞——这里可以通往屋顶,于是刃将两把刀收进了刀鞘,顺着爬梯来到了楼顶。

  他看到了,远处的,巨大的魔兽。静心观察了一下,这个怪物比它旁边那座工厂高个三分之一的高度,想要正面攻击想必一定很困难。

  ——既然这样,那就背后偷袭。刃借着魔兽背朝着自己为优势,从鞘中拔出刀,纵身跃起,下一刻在空中举起刀挥下了灼热的十字剑风。

  “轰——!”就如同预想一样,火元素剑风的强力攻击在魔兽身上的甲壳上打出了个明显的痕迹,仔细看上面还冒了点烟。刃借助攻击悬浮在空,随后往下坠落。他朝地面召出一个圆形的护盾,利用元素盾的缓冲使自己安全着陆,之后迅速地抬起头来,“好快?!”缩小的瞳孔中只见到巨兽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挥下利爪,出于反应,刃手里握着刀,用拳头支撑自己向旁边翻滚躲过了攻击。随后又站起身利用自己速度快的优势跑到其他地方拉开距离,但他也同时看到了自己原本站着的地方被刚刚爪子的拍击打出了一个坑,庆幸着自己刚刚反应快来得及回避。

  可恶,看来近距离是没戏了。刃想着,抬手唤出七支元素箭,发射出去的同时自己弯下腰冲到其他地方继续攻击,保证自己总是站在安全的地方。跑的时候他挥下刀刃,命中的元素箭全部同时爆炸,将魔兽的甲壳粉碎了部分。

  另一边,红色的法阵大范围地覆盖在地面上,像是要包围整块空地。黑華抓住礼的斗篷把他拉过来,在法阵中心形成了一个护盾,“原本以为不用太多魔力就可以轻松解决的,有点失算了,”他的语气仿佛变了个人一样,“把这些解决了还有个头领……”他的眼神从原本的得意变得如同站在他们眼前的魔物一样,带着锐利眼神的海蓝瞳仿佛要吞噬掉眼前的敌人。

  黑華抬手,往身旁有力地一甩。霎时间,周围的热浪凝聚成了熊熊烈火,沿着魔法阵的弧线迅速燃起。在魔法阵的驱动下,火焰在阵上蔓延,瞬间点燃了周围所有魔兽的庞大身躯。烈焰灼烧着诸多巨大的黑影,但同时热风也侵蚀着护盾——但这并无大碍,黑華和礼两人眼睁睁地看着数十只魔物被魔法的烈火吞噬,直到灰飞烟灭。

  礼第一次近距离体会到,站在施放强大魔法的人身旁是什么感受。但当他还想感叹的时候,黑華似乎没有站稳一样差点倒下去。

  “……黑華?!”礼收起枪,上前抓住手臂一把扶住黑華,后者好像被这个声音唤了回来似的,“啊……”他反应过来,看了看被对方抓住的左臂,“啊抱歉,好久没用这样的魔法了,有点没适应过来!”黑華定了定神解除了护盾,接着提醒起来:“我们现在该去找刃了吧?”

  礼看到恢复过来的黑華,松了口气,“说的也是。走,那个方向。”他回过头朝着之前刃前进的方向跑去,黑華也没想太多跟了上去。突然,两人听到了魔兽的吼声。“在那边!”黑華循着声音,判断出了具体的位置,带着礼冲了过去。

  刃的身旁汇聚出了七支元素箭,挥下刀那一刹那,元素箭迅速地发射出去并且刺穿了魔兽的身体。巨兽吃痛,疯狂地用爪子打算扫开离得最近的刃。琥珀色的瞳孔一缩,刃观察到了这行动并且试图应急躲避,但还是被利爪割到了右臂。疼痛的袭来使他本能性地捂住了伤口,“可恶!”他退后两步,停止了行动,鲜血缓缓地顺着手臂流下,染红了白色的袖口。“呼……”刃手势一起,刺在巨型魔兽身上的元素箭即刻从里面向外爆炸,扩大了刺伤。但是论他的伤势,可能右手已经没有力气拿刀了。

  随着一声巨吼,浑身是伤的魔兽重新站定,做出突进的动作,打算朝着负伤的刃冲过去。突然,地上闪现出了浅蓝色的光芒,并且从地上钻出了好几条铁链,锁链的突击将魔兽彻底束缚住了。紧接着又是突如其来的数张符纸和飞刀,爆炸符将魔兽的前右爪彻底炸成了灰烬。

  “居然做到这份上了?护甲被完全打破就好办了,干得漂亮,刃。”黑華从刃的身后走过来,咧嘴笑了一下,手里握着充满了魔力的符咒,就连眼神也变得更加充满了斗志,“接下来由我和礼来解决,别累坏了啊。”

  刃回头一看,只见礼手里拿着漆黑的,发着蓝光的镭射狙击枪。仿佛像是已经准备就绪一般地走到黑華身旁。“下令吧,Leader,目前的状况我们应该怎么办呢?”黑華站在最前面等待着命令,但是礼的命令好像和黑華预想中的不一样:

  “把你真正的实力拿出来,黑原黑華。”

  听到这句话的黑華突然脸色变了,原本自信的微笑立马变得略带讶异,他疑惑地回头看着礼。对方的表情虽然还是像平常一样冰冷,但是他似乎对黑華的力量非常有把握一样。黑華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命令慌了心神,他绷着眉头几乎是低吼地说着:“你确定要这么——”“你能在短时间内用魔力制造武器,想必是个魔法方面的天才,”礼打断了黑華的话,虽然平时他一直面无表情,但是言语却十分有力,“白葉曾经跟我提及过你的实力,刚才我也见识到了。按照现在的情况,你目前就是我们三人中的主力了。”

  黑華十分不情愿,但是按照这个现状……他握紧了手里的枪刃,定了定神,低声道:“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不要愣着赶紧阻止我。”

  “嗯,明白了。不过……以你的力量应该不需要太多魔力吧。”

  “……有道理,况且,在这种情况下这种策略应该也算是最优选项了。”黑華的视线转移到了魔物的身上,他向前走去,走到了两人大约5米前的距离,“你们两个在后面用火力支援一下我就够了,都往后退一点。”

  礼拿着狙击枪,“黑井,过来。”刃刚想回应,就被对方一把拉着衬衫领子拖到后面。他收起刀退到一旁,一边忍着魔兽攻击带来的剧烈疼痛,一边寻找时机用元素箭支援。黑華抬头看着体积庞大的巨兽,“还真是不得了啊……这才算对手嘛。”他将枪刃插在地上,打了响指的那一瞬间,四周和地面窜出八根锁链,紧紧地捆住了负伤的魔物。

  面对着动弹不得的魔兽,黑華从地上拔出枪刃,身边突然凝聚起了十几颗魔力构成的中型火球。身后的礼也瞄准着魔物的头部,等待着时机。黑華举起武器,朝着猎物扣下了扳机。刹那,火球同时发射出火焰的激光,随着子弹一起命中。集火的瞬间黑華躲到一边去,朝着远处的两人喊道:“趁现在!”

  “明白。”“知道了!”礼和刃异口同声地回应道。刃召唤出元素箭并且发射出去,而礼则是扣下了镭射狙击枪的扳机,能量子弹和箭矢贯穿着魔兽的身躯。黑華解除了魔力球,之后礼又接着元素箭的爆炸进行连狙。在致命的爆发和要害攻击之下,巨兽发出了哀嚎,倒在地上。

  几秒的沉默之后,黑華看到了尸体渐渐消散,这才放下心,“哈啊……这才算完啊。”“任务结束了,你们两个干得不错。”礼收起枪,站起身来。刃有些不甘心地说着:“结果还是被你们抢了风头……不爽。”

  “那有什么关系的?”黑華走过去搭着刃的肩膀,“你把头目的甲壳都打穿了,接下来的事情才好办啊。”他安心地笑了笑,“好了大家辛苦了,现在回去也不晚♪”礼从斗篷里拿出地图,端详了一下:“这里离入口还算近。”

图片

  “哎我说啊,”黑華伸手一把撩起对方的斗篷,“你在这斗篷里到底放了多少东西?”

  “……要你管。”

  三人回到车上,刃开了车门立马坐了下来,“嘶——还是有点疼。”他咬着下唇看了看衬衫上血染的部分。礼打开车的后备箱,把斗篷解下来放好,“忍着点,先把衣服脱了。”礼丢下这一句就在后备箱里翻东西了。刃“哦”了一声,准备解下扣子脱下衬衫,想了想不对劲,回头问:“哎等等,为什么啊?!”“啧,”礼抬头回话,“包扎伤口啊,还能干嘛。”刃看着正在后面找东西的礼,还是乖乖地别过头脱下了衬衫,露出了几道有些深的伤口。他瞥了眼被染红了的白衬衫,内心有些复杂。

  礼从杂物堆中翻出了一个急救箱,他拎着小箱子走到车的右侧,看到了把整件上衣都放在了一边的刃。他没辙地扶额:“……我没说要把整件衬衫都脱了好吗。”大少爷这个语气,仿佛像是要被刃蠢死的样子。刃用无辜的眼神盯着对方,接着回复道:“抱歉我误解你的话了。”“……行,你说,”礼一脸质疑,“你还能把这句话误解成什么样。”

  旁边的黑華强行装作不在意地靠在车旁忍笑,礼瞅了一眼旁边的白毛,黑華似乎感觉到了视线,迅速扭过头来说:“我没笑。”

  礼恨不得想翻个白眼来回应黑華的不打自招。

  他不去多想,对着刃说:“往那边坐。”“噢,好。”刃拿着衬衫往旁边挪了挪,想了想说道,“话说你车上这都有啊……准备得好周全啊。”礼叹了口气,“这是幽音之前塞给我的。”他的心情看起来有点复杂,拿着急救箱坐在刃的旁边,随后打开箱子开始找绷带。但是找到了绷带之后,礼又开始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旁边的黑華差点想笑出来,他问:“礼……你该不会……”

  “你该不会不知道怎么包扎伤口吧?”

  话音落下,黑華就被礼那冷漠的眼神盯了过去。然后,礼没有说任何话,拿起了消毒喷雾继续给刃处理伤口。

  回去的途中天已经是黄昏了,但是却下起了滂沱大雨。雨哗啦哗啦打在车窗上,却反而能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居然下雨了啊……早上还是晴天呢。”黑華注视着快速运转的雨刷器。由于下雨的原因,返程的时候礼开车开得很稳,并没有像早晨那样匆忙。黑華回头看了眼刃,发现对方已经靠在一边睡着了。

  也是,毕竟之前的战斗他已经非常努力了——对于像这种不能太多超负荷运动的家伙来说。黑華想着,便不去打扰他了。

  雨天的山,就算是在傍晚之时也十分清爽。黑華被窗外深绿的风景吸引住了,沿着公路往车窗外面望去尽是山谷中的森林。乌云密布的天空和雾雨也只是将森林渲染成深邃的绿,然而这样仿佛比阳光高照下的山显得更养眼。倒不如说,阴沉的天气反而很好地突出了森林的神秘感,这可是城市里见不到的景观。再加上车内播放着能让人宁神的钢琴曲和八音盒乐曲,仿佛像是要沉浸在被树荫笼罩得见不着光的树海一般。

  看着雨景,黑華感到自己也有些莫名的困倦。他仍然凝视着窗外想继续欣赏雨景,但是意识却变得模糊。渐渐地,他也靠在座椅上睡着了。礼仍然很精神地驾驶着车,他开得比平常速度慢了些。现在路上除了他们以外没有其他的车辆和人,现在放慢车速也完全赶得上晚饭时间,所以礼也很安心地吃了块黑巧克力,然后拨通了委托人的电话号码轻声地说道:

  “您好,我是影川礼。”

  “嗯,是的,那个魔兽已经清除了,顺带还把周边的魔兽也清掉了不少。”

  “具体我明天早上10点会到佣兵协会那边报告……”

  眼看到了城里,路上也慢慢亮起了路灯。礼看了看发着红光的红绿灯,回头看看黑華和刃——他们两位仍然在熟睡中。他叹了口气,又继续正视着前方的街道等待着绿灯。

  到达了他们所在的两个小区之间的街道——其实只是东部和西部的区别,三人的家距离非常近,黑華和刃在西部,而礼则居住在东部。礼拿起车门旁边的折叠式雨伞,一边向两个人轻声地喊:“你们两个该起来了,已经到了。”

  黑華隐隐约约听到了礼的声音,揉着眼睛,“啊……我睡着了?”“嗯。你把你的东西拿好,现在雨还是很大先别出来。”礼从车里钻出来然后撑起了雨伞,绕到了车的右侧打开车门,“醒醒,到家了。”礼伸手摇了摇还在睡觉的刃。

  “唔……嗯……”对方靠在椅背上,皱着眉头。过了会儿他才微微睁开眼,但还是有点迷糊地……不,也许是真的没有睡醒。他眯着眼睛,嘴里念着:“……Aki?”

  礼总立马露出了嫌弃的神情,“果然跟他说的一个样。”他敲了敲刃的脑袋,“喂,要睡回家再睡。”这下对方才清醒了点,打了个哈欠。他睁开眼睛看着礼,眼里好像突然带有了一些失望,“影,影川啊……已经到了吗?”“是啊。”礼没辙地回应着。

  礼把两个人都接到雨伞下面。说实话,三个身高180厘米以上的男人挤在一把伞下,总觉得莫名很尴尬,况且……

  “……三个大男人挤在同一把雨伞下面不挤吗?”礼皱着眉头,左手拿着雨伞,右手帮忙拿着武器的同时盯着站在三人中间的,并且左手搂着刃右手还搂着他自己的黑華,“你们两个撑伞就行了,我淋雨也没——”“哎怎么能让你们俩淋着雨嘛,挤一挤又没事。”刃很困扰地补充道:“你压到伤口了,以及不觉得你这样左拥右抱的被人看见会非常尴尬吗?”

  “哎没事啊,反正又没人看——”黑華还是不松手,很得意地说着,“见……”突然抬头看到了前面远处有一位手拿着皮箱另一手还推着行李箱的金色长发的青年正淋着雨走向他们的目的地。

  说完黑華就放开两个人之后主动地走到前面淋雨去了,还留在雨伞底下的刃和礼也赶紧跟了上去。

  走到了差不多到了门口的时候,三人看到青年已经走进了电梯里。黑華第一反应突然喊着:“等下!”随后快速跑向了室内。当电梯即将关上的时候,电梯里的金发青年似乎看到了他们三个,他按下开门的按钮让他们进来了。

  “哈……谢谢……”黑華拿着武器松了口气,旁边的礼收起了雨伞,自言自语着打算向电梯的按钮伸出手:“16楼——嗯?”他瞥见青年身旁,发现那个16的按钮是亮着的。

  黑華又迅速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陌生人”,比起青年,用少年形容对方还差不多。因为就算身材看上去就比三人矮一丁点,或者散发的气场给人一种成熟的感觉,但脸看上去还是比较嫩。

  刃也察觉到了,虽然经过了三年变化非常大,但还是可以感受得到少年身上那熟悉的感觉。“A,Aki?!”他看着对方,情不自禁地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少年这才抬起头,凝视着刃,开口道:

  “好久不见,刃。”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