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所谓姐姐说的惊喜(上篇)

  “我专门给你接了个相对轻松的任务,这是委托人给的出入证,拿好了。完成了这个任务回来有惊喜噢,虽然其实可能对你来说有点辛苦但是努力加油吧!刃!”

  自己的亲姐姐大早上的来自己家,就这么丢下一句话把魔兽清除的任务交给了自己。

  啊,真是亲姐姐。刃站在家门口,感叹着自家爽朗无比的姐姐,又一头雾水地看着任务单。虽然说作为黑井家次子兼见习侦探,他也有想着为他的姐姐——黑井和希分担一些工作……但是为什么都是这种琐事啊!刃一脸没辙地翻着任务单子,映入眼帘的大标题是“雨川市工业区域巨大魔兽清除”。

  “喂……这么远啊?虽然说是组队的任务,也有人和我一起去,但是这也真是远的离谱啊?”他皱着眉头,看着纸上给出的具体地址和在地图上显示的位置。从秋区到和群青区贴近的工厂,估计路上也要花非常长的时间。刃现在略显烦躁,准备收起这一沓纸,突然传来了一个成年男性的带有磁性的声音:“看上去的确是很远,我记得好像离白葉家也有很长一段距离。”

  刃抬头一看,同样拿着一沓纸的白发男子有气无力地靠在墙边,看上去真没什么干劲。

  “黑華?你也接了这个任务?”“哈欠……嗯,是啊。”

  黑原黑華,黑井刃的邻居之一。虽然说是邻居,但是因为黑華和刃都是非常胡闹的类型,两位几乎是天天在互相掐架。不过还好只是普通的小打小闹,很快又会像好兄弟一样和睦……但是非常容易吵得影响到另外一家邻居——几位在作业写完后用余下时间鼓捣机械的高中生。

  刃有点不解地看着,“这个似乎是佣兵协会的任务,为什么我们侦探社也会收到……还有,你是警探吧?”黑華用资料当作扇子扇风,一边看向别处解释着:“人手不够啦,听说好多佣兵都转到其他地区了,我们秋区佣兵以外的战斗人员那么多,结果还是全区域委托。”他打了个哈欠顿了顿,继续说,“目前已经定下来了,接任务的是三个人,报酬也是三人平分。待会儿就出发,你去准备一下你的刀吧。”

  “那另一个人是——”刃还没说完话,就传来了摇滚乐的手机铃声。黑華低头从外套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联系人,“啊,他怎么打电话来了。”按下接听键,他把手机放到耳边脱口而出就是一句“喂是白葉的前辈对吧,有事找我吗?”

  结果电话另一头沉默了几秒之后,听起来很无奈地说:“……傻的吗,资料上明明写了我们的名字和手机号码你还来问我我打电话过来干什么?啊?”

  黑華愣了一下,还没等反应过来,那一边冷静的男子的声音紧接着又来了一句,“还有,白葉的前辈是什么备注,你看起来非常在意你的弟弟。”

  其实吧……黑華对自己弟弟们的感情,何止是在意呢?

图片

  此时在一旁的刃在扶着门框,用纸张遮住自己的脸忍住不笑。黑華瞅了过去,狠狠地说了一句:“笑什么笑,你还不是也没有仔细看任务单还问另一个人是谁!”紧接着又回过头来,“也就是说,礼……你也接了这个任务?”

  那位被称作“礼”的,蓝黑发色的男人靠在自己的汽车旁边,冰蓝色的瞳孔不知道在眺望着什么。“是啊,我在你们小区门口等着,”他低头看了下手表——上午10点16分,“今天估计会很晚才能回去吧,快点。”说完就立刻挂了电话,留下另一边还在发愣的黑華和刃。

  几秒之后,刃回头就去收拾武器了。黑華刚刚反应过来,随后赶紧又翻了一遍任务单,发现最后一页结尾写道:“受委托人:黑原黑華、影川礼、黑井刃”以及三位的手机号码。这下黑華才认命一般地回到家里拿起自己的枪刃继续整顿。

  礼靠在车边用手机看小说,抬头看到拿着武器赶来的两位,“两位早上好啊。”

  刃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两位曾经也有见过面,只是当时是因为自己与和希姐所在的“苍穹”侦探事务所与对方和他的搭档的“纸鹤”情报屋合作才认识的。没想到这次居然以这样的形式再次合作。“影……川?”“嗯?黑井家的弟弟啊,好久不见。听说你姐给你接下了这次的委托?”对方面无表情地回应着对方,而刃只是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啊……嗯,是的……”突然他想到了一点,抬头问道:“等等,我记得影川你好像是情报屋的啊?”影川打开手机的地图,“椿也是赤血狼牙那边的佣兵,我帮他接替工作了。”

  “哈……”黑華又打了个哈欠,“好久不见啊,礼……”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没睡醒一样的人,礼拍了拍他的肩,“醒醒,要去任务地点了。”说完他打开车门坐在了驾驶位。“啊……好。”对方揉了揉眼睛,把武器放在后备箱里,跟着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而刃则坐在了后座。“话说,”刃问道,“这里离工厂很远吧?”

  “以正常速度开过去大概一小时多吧,当然这是排除堵车的可能性的估算。”礼在手机屏幕上点来点去,平淡地甩出这么一句话,而旁边的黑華和刃却是非常惊讶,异口同声地喊出:“一小时啊?!”两人只见礼叹了口气,然后把手机固定在了支架上,“椿之前就帮我计算好了路线,他的计算能力你们应该是有所了解的。”

  礼口中提到的“椿”,是和他认识了20年左右的搭档——椿原丛云。尽管真的是谜一般的家伙,但他的电脑操作能力、情报收集能力和计算能力也不是盖的。毕竟他可是“纸鹤”——那个收费算得上是十分划算的情报屋的主人。

  礼系上了安全带发动车辆,“行了,你们俩系好安全带。我们今天绕山道那边走。”“OK,听你的。”黑華系上安全带,安定地坐正了。刃坐在黑華身后的座位,同样也系好了安全带。他将两把刀放在旁边,“话说,真的要一小时?”“是啊,不出差错的话。”礼很冷静地踩下油门开向了公路。

  在公路上还没有什么事情,很正常地行驶……当然,有不安分的人在的话就难说了。比如黑華,一边跟着音乐节奏点着头一边跟着曲子唱,但是看在他唱歌挺好听的份上,两人也没怎么管他。

  不过到了山路那边,车辆突然地加速了,影川仍然娴熟冷静地踩着油门在驾驶,完全不顾黑華和刃的反应。尽管山道的风景很好看,但是如此的车速,真的让人没有闲心看风景。相反,旁边两人的状况简直惨不忍睹——旁边副驾驶座位的黑華连唱歌的心情都没了。

  黑華抓着座位和把手大喊道:“礼你开慢点啊!那么快你不怕超速啊!!”然而礼却很淡然地慢慢地说着:“我之前答应椿今天晚饭吃烤薯饼的,所以要赶紧解决了委托买菜回家。”说着他踩下刹车转动方向盘又是个急转弯。

  “有病吧你开车还想着赶紧回家帮丛云那小子买菜做饭?!!”“说得好像你不会为了你家弟弟然后大老远地骑着自行车去买蛋糕原料似的。”“咳!”黑華情不自禁地大骂了一句,但是被礼迅速又直截了当地反驳了回去。把对方说得哑口无言后礼还不忘记补了一句:“还有,椿似乎比你大几个月吧,什么叫‘那小子’啊。”这下黑華彻底说不出话了。

  而在前排两人产生纠纷的同时,后面的刃死命地抓着前排座位的靠背,“影川你开慢点好吗我要抓不动座位了!!”他看起来如果不抓紧的话要撞上车门了。

  开出了山路之后车速终于慢了下来。到达了工厂区域的停车场,礼不紧不慢地下了车,绕到后备箱准备拿出他的武器。“正好一小时左右。”他看了眼手表,时间正好是11点半不到。

  “混蛋……不是说正常速度一小时到吗!这算什么正常速度啊!”黑華扶着车顶抬头瞪着一脸没事的礼。

  “椿知道我会干什么所以才会这么计算。”

  “……”黑華感觉有点佩服丛云,但似乎想到了什么,感觉又有点同情丛云。他想了想,又说:“你别忘了我是警察。”

  礼眨了眨眼看着这个一点也不像警探的警探,仍然是面无表情,“不好意思,你没提醒我还真忘了。”

  “喂!!!”

  刃从车里钻出来,“哈啊……不,不行我觉得……我要不敢跟着影川出远门了……”他有气无力地说着,选择先蹲下来休息一下。

  “啊,对了,”影川从后备箱里拿出自己的武器,“如果你们中午肚子饿了的话你们说一声,到时候回到停车场这里吃午饭。我今天带了三人份的饭。”他把自动手枪的枪套系在腿上然后披上了漆黑的斗篷,对着旁边已经吓得清醒无比的两人说。黑華从车里拿出三人的出入证,“诶你想的挺周到的嘛……话说你这是什么打扮,神神秘秘的。”他边说边把礼的出入证递给对方,并且提醒道:“出入证,别丢了啊。”

  礼接过自己的出入证,回答刚才黑華问的问题:“我一般战斗就这样穿,比较方便携带子弹。”说着他顺手拍了拍斗篷。

  “现在才三月还好,那你夏天也穿着?”黑華转头将刃的出入证递过去。

  “夏天一般不接任务。”

  “啊……好吧,我还以为夏天热死人你也要披着这么厚一件斗篷当作便携子弹库呢。”

  “不过夏天有任务也会披着斗篷,甚至到了冬天还要多加点衣服,我嫌冷。”

  黑華听着礼的解释都感觉有点热。

  刃伸手拿走了自己的出入证,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呼……感觉还是有点头晕。”“嗯……”礼思考着,从背后拍了下刃的背后并提议道:“我听你姐姐说你身体不怎么好,你不要活动太久比较好。”听完这句话刃直接直起腰,“那怎么行?这是平分的报酬啊我不能偷懒的啊?”

  ……怪不得听说他姐姐和雨宫明那个孩子那么担心他啊?礼的表情略微带有担心,他没辙地继续说下去:“那好吧,不过你太累的话要自觉地跟在我旁边休息。你累坏了我也很难跟你姐姐和明交代不是吗?”

  “是……等,等等,Aki?!”前一秒还昏昏沉沉的,下一秒听到了那个名字立马鲤鱼打挺一般地挺起了腰身,扑通一下抓住礼的肩膀询问,“你认识Aki吗?!”

  礼好像是被刃这突然的反应吓到了,“……哈?”“雨宫明啊!你认识他吗!”看着突然激动了起来的刃,礼怔在了一旁,满脑子都是“这家伙听到那个孩子的名字反应居然这么大?!”他想了想继续耐心地说:“我和明大概算是好友关系。冷静点,你先放开我。”被礼试图推开的时候,刃才反应过来,赶紧放开了对方后退一步:“啊……抱歉抱歉,三年没见到Aki了听到Aki的名字有点兴奋!”

  说起来,明在之前就出国留学了,一出国就是三年。刃在第一年几乎是随时都有可能地就拿出手机听他留下的语音……还好当时刃还没大学毕业,要不然估计会被两家邻居——黑華和另外一家的高中生们怀疑。

  “你们两个,快点——”黑華在一旁拿好了枪刃靠在车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在这种场合催促别人,听他的同事说,他平常看起来很懒惰,但其实是个非常热爱战斗的人。到底是为什么才让这种人去当警探而不是佣兵之类的职业呢?

  刃脱下外套放在车上,“知道了别催了!”在催促之下他顺手从后备箱里拿出了自己的双刀。三人备齐武器,通过了权限认证进入了工厂区域。

  ——但没想到的是,一进入工厂就已经有几只漆黑的野兽向三人袭来。

  “是来迎接的吗。”礼从枪套里拔出并举起自动手枪,“正好,先热身一下吧。”一旁那位平时一直显得很慵懒的黑華也燃起了兴致,只见他的手里凝聚着魔力,随即汇聚的魔力形成了符咒和飞刀。黑華的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诶——这么快就要迎战了,”他的言语里带有挑衅的意味,带着进入战斗的喜悦自言自语着,“那么着急着来送死,不要让我在完成任务之前失去兴趣啊♪”

  果然,这家伙的的确确,是个不折不扣的战斗狂。黑華现在这个样子,简直与平时的他判若两人,仿佛会很快地沉浸到战斗之中一般。

  “刚到就要开打了,总感觉早点来这里是正确的选择……”刃在嘴里怨念着,双手紧握着双刀。霎时,两把刀的刀刃周围浮现出了灼热的半透明的螺旋气息,赤如烈焰,仿佛真的像是刀身被火包围住了一样。刃作为一个异能者,他的异能就是对元素的控制。他可以控制元素利用多种攻击方式进行攻击,或者也可以像这样对武器附魔。可惜的是,由于身体不好的原因,这异能真正的力量也被限制在了刃的体力极限之下。

  不过即使异能的使用被大范围地限制了起来,刃也可以依靠自己努力练习的剑道进行斩击。他箭步地冲向其中一只魔兽,用双刀在野兽的身上造成了大型的十字伤口。十字切割的下一瞬间,刃举起左手,身边闪现出了三支元素箭。他将左手的刀挥下,指向魔兽的时候,三支箭同时向它命中,并且被引爆。随即那只魔兽倒在了地上,尸体渐渐地消散。

  “你这家伙啊……”黑華用异能召唤的锁链把几只魔兽一一束缚住,“一开始就这么拼命的话,待会儿你累瘫了我们也没时间管啊~”他轻浮的语气挂在嘴边,但却十分从容地对着那些魔兽投掷了爆炸符和飞刀。经过魔力的连环爆炸,这几只魔兽也一个个地倒下了,消失在了三人的眼前。

  刚刚在一旁的礼给手枪换上了新的弹匣,确认周围已经暂时没有魔兽了才把枪收起来。他转身对两人说:“你们两个一上来就那么认真呢。”“哈,那是当然。”黑華左手叉着腰,得意的笑了一声。

  黑華的认真那是自然,战斗狂魔的他一开始迎战就兴奋地握着武器,恨不得立马就让眼前的敌人葬身于此地。而刃则是不想拖后腿,虽然体力相对低下,但是他又是个比较倔强的人——他总是想跟着同伴一起上,但最后的结果一般都是浑身是伤地完成任务后,和希姐姐帮他包扎伤口之后又被她下令静养。

  也许像刃这种连休息都要逼着的人,除了贴心地处理伤口以外,还得需要负责任而且有威慑力的队友来控制住他。比如说……他的搭档雨宫明或者现在的队友影川礼。

  一路上看起来魔兽的数量的确是不少,战斗持续的时间也很长。不过说实话,刃居然需要礼来一把拎起他的衣领强制命令才会听话地在一旁休息然后时不时地支援着两位,礼也是前所未有地见过比他的搭档丛云还要麻烦的人了。

  黑華不知道为什么,魔力看起来根本用不完一样,枪刃的精准射击和爆炸符的破坏,再加上锁链的辅助构成了几近完美的战术。而礼则冷静地配合着黑華的步调进行枪弹扫射的火力镇压。

  “你这样厉害的人,我见过不少,”礼从斗篷里拿出了新弹匣给自动手枪装填子弹,“不过像你这种既会强大的魔法又有万用的异能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是这样吗?”黑華轻笑了一下,“用魔力制造武器是小事儿啦,虽然——”他抬腿就把迅速接近的魔兽一脚踢开并且朝着那只魔兽扣下了枪刃的扳机。

  “其实我并不怎么喜欢用魔法就是了。”

  随着枪声划过,魔兽应声倒下。没过一会儿,被消灭的魔兽的尸体渐渐地,像是化作灰尘一般地消失了。

  “呼……为什么?”刃喘着气,但又持续摆着战斗姿势,转过头询问着给出了奇怪的回复的对方,“明明,魔法更加方便啊?”“啊……其实只是因为我弟不会魔法而已,所以我尽量多用异能吧。”黑華这么笑着解释道。旁边的礼收起手枪,对此发出了一针见血的疑问:“那样不会很辛苦吗,有必要为了弟弟做到这种地步吗?”但对此,黑華只是十分单纯地回答了一个字:“有。”

  刃和礼两人对于这个疼爱弟弟疼爱得过头了的家伙感到非常没辙。就在三人闲聊的时候,刃突然察觉到了,除了在场加上自己的三位以外,某个人影的存在。

  刃抬起头仰望周围建筑物,但是并没有看到自己预料之内的结果。他警觉着,对着旁边的两位说:“你们……刚刚有没有看见什么其他的人影?”“哈?”黑華拿着飞刀,语言中带有些许怀疑,“这里可是廖无人烟的废弃工厂啊,再加上自动警戒系统,现在还会有除了我们三个以外的其他人?”

  礼在一旁严肃地想了想,嘴里念道:“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有飞行的异能或者工厂的出入权限的话的确可以越过警戒系统,”他四处环顾着,似乎想要用自己通常情况下过人的视力来证实刃说的话一样,但无果,随后他接着说,“但是这种偏僻的地方有人出现的几率几乎很少。”

  “所以说,你是不是饿出幻觉了啊,刃?”

  “没有。”刃斩钉截铁地说。

  “噢是吗——”黑華伸了个懒腰,“但是……我饿了。”

  问了半天你就是想表达一下你已经肚子饿了?旁边的刃内心充满了鄙视。礼感到有些欲言又止,但表面上仍然面不改色地看着黑華,并且拍了拍他的肩提出建议:“既然饿了就先回车上吃饭吧,反正这一区域的魔兽已经差不多没几个了。”“好啊,刃你呢?”他将视线投向一边仍然在警戒着的刃。

  “我?无所谓,虽然也有点饿了。”

  “好。那么这里应该是E区,先记着,我们回停车场。”

  回到了车上,礼打开了后备箱里放着的保温盒,里面是三份盒饭。菜肴意外得很丰盛,炸至金黄的猪排和切成两半的全熟水煮蛋看上去非常可口。“你自己做的?”黑華指着盒饭,礼很简单的回复道:“是啊。”

  听说三人都是很会做饭的男人,不过其中一个例外就是黑華。完全看不出他是个会做饭的人——看上去一点也不正经,但一下厨,做的菜却比自己的弟弟白葉做的料理还好吃。

  “礼啊,”黑華靠在车边嚼着炸猪排,“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你是不是非常喜欢坐在车顶上啊!”

  他拿着饭盒,抬头看着翘着二郎腿坐在车顶上边……边玩手机边吃饭的礼。对方瞥了一眼黑華,很淡然地咬了一口海带,非常有耐心地说:“反正是我的车,我比较习惯休息的时候直接从天窗爬出来吹风。”话音落下之后他又夹了口饭,继续在手机上敲打着什么,随后他又补问了一句:“听你这句话,你要不要也爬到车顶上来坐坐?”“……不用了谢谢。”

  坐在车里面的刃咀嚼着米饭,朝窗外的两人说:“话说,刚刚遇到的那些都不是委托上说的那个巨型魔兽吧?”

  “这么说也是……刚刚见到那么多魔兽,却一直都没见到通缉魔物的影子。”礼回想着,之前遇到的基本上都是常见的魔兽,并没有任务单上所说的巨型魔兽。旁边的黑華把剩下的米饭倒进自己嘴里,边嚼边说:“肯定是在其他地方吧。”说完他把空饭盒放到后备箱的一箱矿泉水上面,“话说,礼,我能坐后备箱里休息会儿吗?”“随你。”经过了车主的同意之后黑華自己就往后备箱里一坐开始玩手机。

  刃从车里面出来,捧着饭盒,有点愣地看着黑華:“你……跟平常一样吃得真快啊。”“因为饿了嘛。”“……后备箱不挤吗?”看了看坐在车顶吃饭的礼,再看看坐在后备箱里玩手机的黑華。刃突然觉得自己显得正常多了。他把最后一口鸡蛋送进嘴里之后,同样把饭盒放到了矿泉水箱子上面。他钻回车里,继续坐下来的同时,突然察觉到了周围……的上方?似乎有什么其他人在这里。他透过车窗,仰望看向飘着云朵的天空,果然,看到了一个人影,“等等,真的有人?!你们看上面!”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